檀木为舟.

【虫铁】“棉花糖!”

*小奶狗Peter×大家长Antonia。
*OOC属于我。

*钢铁侠性转预警。
*糖,糖,糖。不涉及复联三。

┅┅┅┅┅┅┅┅┅┅┅┅┅┅┅

        安东妮娅·斯塔克靠着主驾驶座,碍于鲜红的紧身裙在腿部分叉,她无法将双脚搭在方向盘上。安东妮娅带着墨镜,但是仍有不少学生频频回头看她,眼里充满景仰与好奇。她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并对小伙子们报以璀璨的笑容。

        彼得的脚刚刚跨过帝国州立中学的门槛,他就看见了那辆独一无二的银白色敞篷车。他心中有点儿不详,迫切地想要转过身回教室里去。内德拉住他,小声地问:“斯塔克女士该不会来找你的吧?”彼得踌躇着,安东妮娅向他招了招手,宣布了他的死刑。她摘下墨镜,标志性的眼眸公布于众。

        “您来这儿做什么?”彼得迅速走过去,小声地问,顺便瞥了眼乌鸦嘴内德。内德漫不经心地别开脸。众所周知,彼得是斯塔克实习计划的一员,因此除了对于彼得认识安东妮娅感到惊讶之外,也没有太多的窃窃私语声。“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安东妮娅笑着说,“晚上有空吗?复仇者有活动。”

        “美国队长也过儿童节……?”彼得结结巴巴地问,安东妮娅打赌他的脑袋里的画面非常精彩,因为她也一样。她噗嗤笑出了声,彼得的脸不住地红了红,安东妮娅的眼底正印着他的脸庞。“不,是浩克。早上开始他就嚷嚷要吃蛋糕。”安东妮娅说,猩红的唇翕动,吐出的气体平缓而充满魅惑。她将手肘搭在摇下的车窗处,漫不经心卷着发丝末端。彼得迫使自己扭过头。

        “噢,我很乐意去。”彼得答,安东妮娅看了眼车上显示的时间,“你还有课吗?我可以载你一程。”安东妮娅果然只是顺路,彼得遗憾地想。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的同学们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呢。“呃,不了吧,我自己去。”

        彼得没有迟到。但是由于他从窗户处扯着蛛丝晃进了一个错误的房间,彼得又偏偏不认路。他只觉得斯塔克大厦里的房间格外地多,足以弄得他的蜘蛛感应嗡嗡作响。斯塔克大厦的廊道直来直去,岔路口都显得冰凉惨白。彼得叹了口气,他甚至不敢摘下面罩,生怕碰到清洁人员之类。最后一阵吵嚷声令他绷紧了神经,安东妮娅正和哈迪·霍根争执着什么,后者一副底气不足的模样。然后安东妮娅抬起脸,看见了彼得。

        “你什么时候来的?”安东妮娅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你又去当义警了?是吗?”彼得尴尬地点了点头,扯下面罩,再将外套拉好,他又成了彼得·帕克。安东妮娅没有再说什么,踩着高跟鞋走在他们前面。哈迪反而哼哼了一会。“就为了等你,浩克差点将蛋糕砸到了安东妮娅身上。”“我道歉——”“别听他胡说,目前还是布鲁斯掌控。”

        彼得目不转睛地盯着安东妮娅的侧脸。节能灯下她的轮廓显得柔和而平缓。她和同龄的臃肿女士一点也不同,安东妮娅纤细年轻,看上去和梅姨相差无几。但,安东妮娅和梅姨有很多不同之处。梅姨从来不需要熬夜研究科学产品,也不需要为复仇者的矛盾焦头烂额(这些都是由星期五告诉凯伦,凯伦转述给彼得的。),安东妮娅是钢铁女侠。是蜘蛛侠的导师。

        安东妮娅领他到了大厅,布鲁斯变成了浩克。“大个子,”安东妮娅嘀咕着,“你一点儿也没有布鲁斯擅长配合。”“浩克要吃蛋糕了——”他嚷嚷。史蒂夫·罗杰斯无可奈何地朝彼得笑笑。复仇者们看上去像是一家人,彼得为自己是他们的一员而感到骄傲。“儿童节快乐。虽然你的体型不适合过这种节日。”娜塔莎笑着说,浩克小心翼翼提起一块蛋糕丢进嘴里。史蒂夫用塑料叉子的尖部对着蛋糕,他的手停滞在半空,毫无疑问,他又想起了什么久远的记忆。猎鹰的目光百无聊赖般四处打转,克林特在逗他的孩子——彼得刚想上去逗他们,安东妮娅就拦住了他。“我有点小礼物给你。”

        彼得压抑住好奇心随着安东妮娅溜走了。安东妮娅刚进电梯便拍了两下手,一只小得仅有拇指大的无人机飞到彼得手臂上,彼得用指尖戳了它一下,它便闪烁了片刻,弹出一个巨大的粉色棉花糖。托蜘蛛感应的福,彼得躲开了。安东妮娅却笑得十分开怀。彼得难以置信她竟然会因为这个而高兴成这样。他耸耸肩尝了一口,却被辣的说不出话。

        安东妮娅眼角上翘的弧度完美至极,但彼得知道这并不是商业性的敷衍微笑。“安东妮娅·斯塔克,”彼得严肃地说,安东妮娅仍然在忍着笑,“你知道你像什么吗?”“我很乐意听你说。”她答。彼得为自己加油,然后微微前倾便吻住了她。

        彼得的吻技真的糟糕透顶。安东妮娅这个情场高手在都难以挽救他,彼得沉溺于她的发香中,似乎是让人留恋不已的柠檬味儿。彼得的强化基因占了上风,安东妮娅实在不能呼吸了。彼得得意洋洋地松开她。但接着就是令人绝望的沉默。双目相接的一瞬间,彼得的勇气就无影无踪了。

        “你之前说我像什么?”安东妮娅并不觉得有何不妥,除了彼得刻意的咳嗽以外没有什么能够让她脸红的了。

        “棉花糖!”彼得按了按手臂上的小家伙,蓬松的糖被收缩起来了,“很好吃。”

【基鹰】第五人格AU.

【基鹰】第五人格AU.

*OOC属于我.

*设定:菜鸟监管者Loki×求生者Clint。
*简介:Loki用温斯顿庄园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小乐园。他想通过邀请函引复仇者来,从而控制他们的心神。但是他发现Clint不再上当了,甚至年轻的复仇者也对他的目的了如指掌。于是他反而被押回了阿斯嘉德。“但是,小鸟。”他说,“我觉得你会喜欢把鹿角当树枝。”
*是点梗。

┅┅┅┅┅┅┅┅┅┅┅┅┅┅┅

        复仇者们围坐在桌边,严肃地盯着餐桌中央的四张黑色信封。信封上用金色的笔上了玫瑰花,分别写着美国队长、钢铁侠、鹰眼和班纳博士的鼎鼎大名(避开了浩克,这是唯一一件值得喜庆的事情。),当事者们面面相觑。

        克林特·巴顿举起手,“有人写邀请函给托尼·斯塔克去舞会,或者夜总会,我一点意见也没有。班纳博士勉勉强强地可以算作托尼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但是我和史蒂夫——我们可不适合那种场面。”

        托尼用棕色的眼眸瞥了克林特一眼。“我第一次认为这只笨鸟说的话是对的。”娜塔莎顺手拿过布鲁斯的那封信件,旺达令史蒂夫的那封落到她手里,彼得偷偷摸摸顺走了托尼的。他若无其事地哼着歌,托尼默许了他的好奇心。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信封上的署名变成了持有者,他们先后拆开信封。史蒂夫站起身来,信封化成云雾笼罩住了持着信件的复仇者。

        “旺达!保持冷静!”他最先喊出的是他们其中情绪最不稳定的,“你看见了什么?”“天空。”她答,语气困惑不解,“还有雾气。”随即笼罩着他们的黑色气体散去,他们消失了。

        克林特皱起眉,他并不喜欢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身上的感觉。“妈的。”他说。史蒂夫想要开口,但忍住了,否则托尼又要哈哈大笑。

        “现在怎么办?”布鲁斯问,“那是什么?”

        克林特拿起了信封,“我去看看好了。”他背起箭,拆开信,“我会把他们带回来。鹰眼从不失败。”

        “为骑士精神干杯。”托尼举了举咖啡。

        克林特和他们一样被浓雾遮蔽了视线。随后他听见玻璃摔碎的声音,他落脚于一栋房屋边。克林特身为特工的本能让他迅速地发现并记住这个地方的特征。常年没有人打理的荒草已经长得及人腰,房屋周围有破损的木板,本该嵌在窗棂里的玻璃不知去向,乌鸦盘踞在木箱上,嘎吱嘎吱着发出噪音。像在锯木头一样。克林特闷闷不乐地想。他打算直行,因为雾气令他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并不是太严峻的问题,因为克林特曾经蒙着眼睛和别人打过架。——神盾局特工被埋藏起来的黑历史。

        克林特发现墙上贴着一张纸。他顺手就撕下来看了看。“任务清单??”他觉得颇为莫名其妙,但是仍然看了它一眼。“破译五台密码机?我又不是托尼。”他嘀咕着将它丢开了。假如庄园主人不想让他们离开,就算做完这所谓的任务也没什么用处,他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人,然后——克林特承认他想让那个人为戏弄复仇者付出代价,但是现在不是自由年代了——捉回神盾局。

        他遇见了旺达。棕发女孩握着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铁棍,险些打到克林特。克林特向后一仰,惊魂未定地躲开了。“拜托你看清楚人在下手。”他恼怒地说,旺达面带歉意。“你有看见其它复仇者吗?”克林特移开话题。旺达摊了摊手,摇摇头。“我已经破译过一台密码机了。”旺达说,克林特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做到的,旺达指尖有红光闪现,洋洋得意地朝克林特抬了抬下颌。“喏,魔法。”克林特哼了一声,自箭筒取出一支箭,将它搭在弦上。“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他问,“我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巴顿先生——!!!”彼得竟然换上了战衣。克林特发现自己处于不利状态。小蜘蛛按下蛛丝发射器,蛛丝黏上树枝,辅助他从好几十米外荡了过来。彼得气喘吁吁地指指身后,“有人,追过来了。我不知道是谁,但是他有一支权杖。”克林特神情肃穆,目光上上下下扫视了彼得,随后悠悠开口,“你的外衣呢,帕克?”彼得抓了把自己的头发,“……丢了。”

        旺达迅速退开,克林特立即松手,箭脱离弦的束缚向彼得飞去。后者懒懒散散地伸手,将箭夹在指间。彼得·帕克的容貌褪去了,是阿斯嘉德再能惹事不过的二王子。“你是怎么发现的?”洛基问。“他穿的是短袖。”克林特俯下身一滚,箭在洛基手中炸开。不长记性。他想。随即回忆起了纽约之战时这位王子做的混蛋事。克林特觉得,他没有划破洛基那张无害的脸,真是一件令人遗憾不过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克林特问,重新抽出一支箭,对准了洛基。

         “呃。”洛基支支吾吾地仰脸躺在地上。他如果说出来,克林特一定会火冒三丈。克林特后方漂亮女孩的指尖泛着猩红的光芒,她是个法师。“玩个游戏而已。”

        克林特作势要松手。“我不觉得你这么好心,你是不是又想重蹈覆辙一次纽约之战?”洛基心虚地别开眼。

        彼得垂头丧气地走过来,克林特猜测他看见了那一幕,因为彼得不断按着蛛丝发射器,让蛛丝落到地面,以宣誓自己才是正牌的蜘蛛侠。克林特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在,我们应该叫托尔来。彼得,你的面罩?告诉史塔克这事儿。——你们谁看见了娜塔莎?”彼得闻言跳开了,躲到一旁带着面罩嘀嘀咕咕。旺达忙着让一块木板倒下又站起来,她在威胁洛基。

        “你们怎么都认出了我的幻象?……那个身材火辣的女孩?她正和我的幻象聊天呢。——我错了,她刺了他一刀,姑娘们为什么要那么残忍?”洛基彻底放弃挣扎,将鹿角头盔放在一边。“嘿,小鸟。”

        克林特瞥了眼他。“怎么?”

        出乎意料地,托尔这一次来得十分迅捷。“吾友,”他提起洛基的后襟,像在提起一只落跑的小雏鸡,“吾弟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等等!”洛基嚷嚷。“小鸟,我觉得你会喜欢把鹿角当树枝的。”这句话淹没在了托尔制造的龙卷风里。

        事后,克林特问托尼那是什么意思。托尼将双脚交叉着搭在玻璃茶几上,慢悠悠地说,“他想和你共筑鸟巢。”

        克林特二话不说,拿起弓箭对准托尼。伴随着“叮”的一声,箭擦着托尼的脸没入了墙壁。“去你妈的。”他是在有点恼羞成怒。托尼安慰自己。

【盾卡】哈利波特AU.

*格兰芬多Steve×拉文克劳Castiel。
*OOC属于我。脑洞属于某位小可爱。

*设定:Steve是个麻瓜出身的巫师,Castiel是个压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麻瓜这种存在的拉文克劳。
*简介:…两个小孩子对上眼的故事,隐藏刀片。
*是点梗。

┅┅┅┅┅┅┅┅┅┅┅┅┅┅┅

        史蒂夫·罗杰斯刚来到霍格沃茨没几天就把教学楼跑了个遍,巫师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新鲜的。生活在麻瓜世界里可享受不到会自动旋转的楼梯,更何况它们每一次都在指向截然不同的目的地。对于孩子而言,摇摇欲坠的阶梯根本不能算作危险,而是好奇心的殿堂。史蒂夫大声告诉每一幅壁画自己的名字,然后认认真真地朝他们问好致敬。每每提到他,壁画的人物就会嚷嚷:“史蒂夫·罗杰斯?就是那个经常和我们打招呼的小狮子?”

        作为麻瓜出身的史蒂夫不仅没有受到歧视,甚至十分受人欢迎,斯莱特林的纯血统论巫师也要嘟着嘴违心地说他是个小混蛋。这源于他的恰当的热情。譬如对霍格沃茨过分湛蓝的天空与棉花糖一样的云朵,他会说出一个绝妙的描述来惹得女孩子们欢心,尤其是斯莱特林的佩姬·卡特(“我要让他做我的舞伴!”她信誓旦旦地说。)。

        在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共度的魔药课上,史蒂夫由于太过活泼,导致许多人生怕和他一组时他会将各种试剂混合,他的好奇心真的太旺盛了。拉文克劳中恰好也有一个诸位敬而远之的巫师,卡西迪奥。卡西迪奥是个小天才,对于任何咒语都得心应手。他被孤立不是因为他像史蒂夫一样太受人欢迎,而是他几乎不怎么和人交流,就算别人主动找话题也是爱答不理。

        “我叫史蒂夫·罗杰斯,介意我坐这儿吗?”史蒂夫指指卡西迪奥身旁的空位。准确来说,他只是示意了一下,因为他怀里面的书不允许他腾出手。卡西迪奥转过头,漂亮的深蓝色眼瞳朝着史蒂夫,它们如大海一样深邃,又像在雾气氤氲的林间的小鹿。史蒂夫偏偏毛茸茸的脑袋,金黄色的发在阳光下恰好反射着美妙的光芒。卡西迪奥好奇地睁大眼睛,伸出手去够史蒂夫的脑袋。史蒂夫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瞅着卡西迪奥。

        “……卡西迪奥?”斯内普教授拍了拍讲桌,“还有史蒂夫,你们在做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各扣两分。”“我什么也没做——”史蒂夫抗议。“顶撞教授,再扣一分。”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

        史蒂夫气呼呼地坐到卡西迪奥旁边。棕发的小傻瓜还一个劲儿盯着他脑门,史蒂夫忍不住抚了抚额头,“你在看什么?”卡西迪奥回答:“希望。”这下轮到史蒂夫迷惑不解了。他耸耸肩,不置可否地撑着脸,目光在各色试剂间飘忽不定。以至于斯内普教授宣布开始实验时,史蒂夫才如梦初醒。卡西迪奥自顾自地配制起药剂,史蒂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斯内普教授凌厉的目光落在他们俩身上。“罗杰斯,卡西迪奥,我记得我说过要两个人合作。”

        两个小朋友对视一眼,卡西迪奥面无表情地说:“不要。我自己行。”斯内普皱起眉,“两人合作。”卡西迪奥摇摇头,“我结束了。”斯内普拿起玻璃仪器,但是卡西迪奥的天赋的确惊世骇俗。他一时之间哑口无言。“好吧。”斯内普说,“下一次你们俩分开坐。”接下来的每一秒史蒂夫都十分乖巧,卡西迪奥胸有成竹地做好了两份药剂(一份给史蒂夫的,当然)。

        这堂难熬的魔药课终于结束,史蒂夫松了口气,拍了拍卡西迪奥的肩膀。“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卡西迪奥眨眨眼,一词一顿地说,“卡西迪奥。”“拉文克劳?我是格兰芬多!跨学院的友情并不过分对吧对吧?何况我们还要共享餐厅,一起写作业……虽然我是个麻瓜家庭长大的孩子,但是我的——怎么说,——魔法天赋?一点也不比你们逊色。”

        卡西迪奥似乎在回味史蒂夫的话有多少有用的信息。但是他的注意力放在一个陌生词汇上。好孩子卡西迪奥总是有许多问题,于是他问:“麻瓜是什么?”史蒂夫僵住了,他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你是纯血统论巫师?”“那又是什么?”史蒂夫终于明白对方压根不知道麻瓜是什么,而非恶意。

        史蒂夫花费将近半节课时间给卡西迪奥恶补了“普通人”这一概念,然后他们俩才意识到时针滴滴答答晃过去了小半格,史蒂夫尖叫着告诉卡西迪奥这节课是麦格教授的变形课,而他偏偏学不好。卡西迪奥困惑地问:“你说过你的魔法天赋一点也不比我们逊色。变形课对我而言不成问题。”

        史蒂夫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他觉得和卡西迪奥搭话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缺乏生存经验的十万个为什么。最后史蒂夫告诉卡西迪奥他得主动找人搭话,他不希望卡西迪奥再缠着他了。

        史蒂夫以上神奇动物课为由摆脱了卡西迪奥,随后他跟随格兰芬多的队伍回到餐厅用晚餐。餐厅金碧辉煌,暖黄色灯光下,拉文克劳学院的托尼·史塔克、来自格兰芬多的彼得·帕克正争先恐后地同卡西迪奥说着什么,托尼一直在说着哪个女孩子的长发像精灵、哪个女孩子拥有窈窕的身姿,他对哪一个一见钟情。彼得边吵吵嚷嚷指责边捂住耳朵,卡西迪奥那双求知的眼眸熠熠生辉。……哦。史蒂夫叹了口气。

        “喜欢是什么?”卡西迪奥问。“就是你想要和他腻在一起。喜欢对方的声音、相貌等等。”托尼飞速地回答。

        卡西迪奥若有所思,他眨了眨眼,“好吧,那我一定是喜欢史蒂夫·罗杰斯。”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让他们这一圈都听得见。一传十、十传百。

        史蒂夫感觉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了。他崩溃地哀嚎一声。但同时,他也庆幸卡西迪奥说的不是别人。毕竟拥有史蒂夫的好脾气的人可不常见。

        毕竟史蒂夫还对卡西迪奥有点好感。

【The Flash×Polaris】Thorn.初雪篇.

*TV闪电侠与天赋异禀北极星的邪教拉郎。

*脑洞基于红绿组,高于红绿组(。)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以及,假如你们觉得还不错,我想我会接着往下写的。

┅┅┅┅┅┅┅┅┅┅┅┅┅┅┅┅

        中城的雪来的突然。前几日尚且有阳光亲吻金黄的落叶,现在连落落大方的法国梧桐都蜷缩进厚重的雪中。洛娜·丹恩从来不知道在距离变种人地下组织总部不远的地方居然有一个与世隔绝(至少是在哨兵特勤处能力所及之外)的城市。在此处她不用担心因为特殊的发色而招惹什么麻烦,中城市民只会略略看一眼她的墨绿短发,然后礼貌地别开脸。他们或许以为这只是挑染出的颜色,而非埋藏在血液之中的无价之宝。

        洛娜为一个刚刚觉醒能力的变种人女孩而来,变种人地下组织需要那个女孩在中城生活的经历。大部分人认为或许可以将基地迁移至此,暂时地。多数基地都被哨兵特勤处派遣的变种人间谍攻陷,洛娜和索尼娅三番五次对是否要接纳更多变种人争论,每每以约翰沉默许久后淡淡的一句“我们不能因为一个而提防所有人”结束。他们活在担惊受怕和猜疑中。

        洛娜深吸了口气,寒凉顺着气管滑入肺部,引起冰冷的警觉。别掉以轻心。她警告自己,随即自风衣口袋里摸出手机。雪花纷纷扬扬落在屏幕上,反射出的光线朦胧瑰丽。“吉斯特咖啡馆。”她念到图片上醒目的标注,抬起眼对照了面前的咖啡馆,而后推开门,踏上台阶。热气流扑面而来,温暖洗净骨髓间淤积的深雪,洛娜的指尖跳跃在屏幕上,告诉索尼娅已经抵达目的地。对方很快回复了一条信息:别暴露你的能力,融入这个城市。洛娜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四周,确认大部分好奇的目光不再落于她身上后,莹绿色光芒终于显现,手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送入口袋。

        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洛娜加入等候买咖啡的队列,尽管她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她完全可以让金属器物自行运转来调一杯最和心意的咖啡,但是她不想再一次地欺骗好姑娘索尼娅。洛娜的耐心随着时间流逝而所剩无几,她皱起眉看长长的队列,它和时间一样,似乎根本没有尽头。

        令人烦闷的感觉突然增强,洛娜转过头,吉斯特咖啡馆的玻璃门被人猛地拉开,几个持枪的蒙面人大步走进来。“举起手来!”其中一个压低声音,大声嚷叫抢劫犯一贯的台词,“把你们的钱包放在地上,蹲下来,否则我就要开枪了!”这对于洛娜是件稀奇事,没有人敢这样对变种人,更别提他们去一些便利店、咖啡馆的机会本来就少的可怜。于是她站在原处看着周围的人因惧怕而颤抖着蹲下来,面不改色地。这使劫匪将目光集中到她的身上。

        “你听不懂他的话吗,小姐?”其中一个朝洛娜吼道。洛娜将肘部搭在柜台上,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她难以理解这些可怜虫哪来的自信不会被警察捉到,劣质的枪支、潦草的服饰,一切都在彰显他们根本就是新手,远不如卡门专业。“我们都是美利坚人。”她答。枪口更进一步地向她耀武扬威,这是挑衅。洛娜眯起眼睛。“那就乖乖地蹲下来。”“……假如我拒绝呢?”洛娜问。

        洛娜虽然没有想到劫匪真的有勇气扣下扳机,但是她毫不费力地令子弹偏离原本的轨道,悠悠荡荡将锋芒对向它的主人(“但是,对不起,索尼娅。”)。枪支并不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劫匪傻了眼。洛娜笃定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子弹恐怕一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好朋友。洛娜命令它们去袭击它们以往的搭档时,它们也没有迟疑。

        一阵风飞速地擦着洛娜的指尖滑过,风中掺杂的磁场迅捷产生和消逝,快到如同错觉。洛娜顺着红白交织的闪电望去,一个奇装异服的人捏着本该属于她的子弹。他一松手,它们妥协地掉在地上。——看吧,子弹果然不可信赖。洛娜遗憾地盯着它们。

        巴里·艾伦发誓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奇怪的状况。他本来安安分分地在中城警局忙着整理资料,西斯科·雷蒙的一记电话宣告这个平凡夜晚的截止。艾瑞斯曾经工作的咖啡馆再一次遭受了暴乱,有劫匪持枪去蒙骗中城市民来之不易的钱财。但当他抵达这里以后,看似是劫匪的人却正在受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的攻击。女孩眼尾上翘,唇角挽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妖异的绿芒似是藤蔓一样缠绕着她的五指。她的衣领上还有雪花。

        不管如何,这是巴里第一次拯救劫匪而非民众。他默不作声地将这成就记入心底藏着的闪电侠万年历。这女孩拥有超能力,她或许是个刚刚知晓自己能力的转化人。然而她对能力的控制游刃有余,比巴里还要熟练得多,这让巴里对自己匆匆忙忙下定的结论产生怀疑。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要建立对话框。巴里松开手,任由子弹掉落在地上。“呃,小姐,冷静?”

        洛娜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她忍不住挑起眉宇,眼神四下流离后面露怀疑,“你在和我说话?”“……的确如此?”巴里的语调带着自己都难以确定的疑虑。他瞥了眼劫匪,伸手指指他们,“我想我得失陪一会儿。这些家伙得去警局一趟。”洛娜目睹巴里在她眼前以超光速离开,一眨眼又回到面前。她揉揉眼睛确定不是眼花缭乱导致的视物模糊,这是个变种人?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种能力。

        紧接着,巴里超速行驶的光圈包围住她,洛娜回过神来以后她和巴里正站在一个寂寥无人的十字路口。之前纷纷扬扬下着的雪已经停了,只是道路上还有层层叠叠的棉被。洛娜觉得有点儿冷,她环着臂,盯着巴里,慢吞吞地说,“我觉得这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天气。”于是这个一身红色滑稽服装的大男孩跑回不知道哪个旮旯犄角,取来一件大衣披在洛娜肩上。这让她感到莫名其妙,又想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算了,我是闪电侠,呃,一个转化人。”巴里按上面罩上的闪电标志,洛娜敏锐地察觉其中有电流滋滋作响,那是一个通讯器。她尝试拼出里面的声音。“洛娜·丹恩小姐?”“……巴里·艾伦先生?叫我北极星。我是个变种人。”

        巴里猜测他面罩下的表情一定十分惊奇,否则他根本不会震惊到难以发出一个音节,他无从得知这个女孩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她明显不是本地人。“你还准备带着面罩吗?我都觉得呼吸不畅。”她的声音像夜莺,布满圈套和荆棘。但是巴里竟然没有丝毫犹豫,摘下了面罩。洛娜期望的是平等。

        “我能控制金属。”洛娜率先说。洛娜衣袖下隐藏的金属手镯总算发挥作用,磁力使她安安稳稳地悬在空中而不必狼狈地摔倒,“你呢?转化人?”巴里又一次做出让步,他致使自己感受分子运动的缓慢,步入洛娜身边悄悄取走她的一条手链,这无伤大雅。“超光速,也许更快。”他回到原地,时间归位。巴里晃晃手上的手链。

        “看来我们都适合作弊。”洛娜的脚尖落到地面。巴里发誓,这是他经历过的中城最美妙的初雪。